专访秦海璐王新军:我俩在家各干各的不说话 但这是我们向往的状态

原标题:专访秦海璐王新军:我俩在家各干各的不说话 但这是我们向往的状态

搜狐娱乐专稿(姜佳敏/文 小明/视频)由王新军自导自演的抗战剧《河山》目前正在热播中。曾经当过兵的王新军一直希望拍摄一部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和美学,且颠覆观众普遍认知的抗战剧。所以对于王新军来说,《河山》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打磨了5年,拍摄了6个多月,跋涉近4000公里,动用群众演员近4万人。作为王新军妻子的秦海璐也是尽全力支持王新军,不仅担当该剧的监制,还出演了该剧的女一号。

说起给老公当监制的感受,秦海璐感叹道:“难啊!”但能怎么办呢,“谁让他是我老公呢?”秦海璐一直强调这部剧是导演中心制,她希望王新军不要受到来自任何方面的影响,“做一个幸福的导演”,导出自己想要的片子。而秦海璐则在后方为老公排忧解难,她说除了导演,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到她这儿哭过,“哭是哭,难是难,但不难怎么能做成今天这样呢?”

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片场,王新军是个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的人,但他这样的性格却让秦海璐很心疼,甚至有些发恨,“你是个导演啊,出现问题你可以cue任何一个部门,但他永远冲在最前面。”秦海璐不希望王新军这么辛苦,于是自己主动“扮黑脸”,“我就会去问,道具、服装为什么还没到?铁血财务上线了。他搞的是艺术创作,而不是这种事务性的工作。”

剧中,王新军饰演的卫大河和秦海璐饰演的姜雅真是一对抗战情侣。在秦海璐眼里,王新军和卫大河很像,注重感情,有担当,不认怂,“这也是我嫁给他的原因。”当然,秦海璐也觉得王新军很直男,“他还不像直男吗?他就差癌了,哈哈。”秦海璐笑称,王新军喜欢她不化妆、素颜。我们问她,怎么被王新军骗到手的?她说:“就是吃着面条,然后就说,咱俩啥时候结婚?”

但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两个人的感情并不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平淡如水。王新军说话的时候,秦海璐会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新军,王新军问:“你看我干嘛?”秦海璐会很少女地答道:“你好看啊!你可爱啊!”然后王新军会很害羞地比了个“耶”。秦海璐说,王新军比她大七岁,很宠她,两个人平时在家也各干各的,不怎么说话,但秦海璐却觉得,两个人在一个空间里,心中有彼此,这就是她向往的状态。

对话秦海璐王新军:卫大河和姜雅真的爱情没有卿卿我我,花前月下

搜狐娱乐:最初是在一个怎样的契机下接到《河山》这部剧的?

秦海璐:不是接的,是导演自己想要做的一部戏,因为他自己本身是军人,当过一些年的兵,本身对这方面的历史和知识有非常丰富的专业经验。他自己也很想做一部这样题材的戏,可能因为有这个情结吧,所以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所以他就自己找了人看景,做编剧,然后又推翻了,然后再去看景,然后再找顾问,再去做这样一个项目。所以,这部剧是我们原创项目。

搜狐娱乐:所以秦海璐是怎么决定当这部剧的监制的?

王新军:省钱啊!

秦海璐: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谁让他是我老公呢,哈哈哈哈。

搜狐娱乐:王新军第一次当导演感受怎样?

王新军:几个方面吧。从业务上来说,以前当演员,你只属于一个剧组当中的一个部门,你只要演好你自己的戏就可以了。当了导演以后,你肯定要从全局出发,尤其我们家海璐还说这部剧是导演中心制,一切要听导演的。因为她知道我要做一个怎样的东西,我有自己的标准,那她就会在后勤保障方面全力地支持我。所以你的所有指令,你的计划、思路和想法要全部传达给每一个部门。传达下去还要听到反馈,有问题我们还要解决问题,同时还得演戏。所以这个过程肯定是和当演员时不太一样的,你要承担一个责任在里面。

搜狐娱乐:那秦海璐当监制有何感受?

秦海璐:我监制不是头一次当,给老公当监制倒是头一回。难啊!哈哈哈。

王新军:情感和理智之间的博弈。

秦海璐:对,然后傲慢与偏见之间的挣扎。我觉得导演中心制是每个导演特别梦寐以求的状态,好像已经遥不可及了。我跟很多导演合作过,我自己也是导演,我特别能够感受到,当一些不合理需求让你的梦想被扼杀的时候,你是有多沮丧。也特别能够感受到,你的想法在众人的帮助下被实现,你是有多么幸福。我非常清楚,投资方投的不是监制,一定是导演。既然投资方都很相信他,我为什么不去相信他。我希望他能够是一个幸福的导演,也是一个专业体系中的导演。其实除了他以外,每个部门的人都到我这里哭过,但是哭是哭,难是难,每个兄弟都非常支持导演,解决问题就好了。难确实是难,但不难怎么能做成今天这样呢?

搜狐娱乐:秦海璐是更喜欢现实生活中的王新军,还是剧里的卫大河?

秦海璐:都喜欢。我觉得在卫大河身上可以看到很多新军的影子。因为这个角色有着他的价值观、他的认知,他的审美观,以及他的情感观念。所以你说完全不相同是不可能的,相似度可能超过60%。他基本上就是一个挺混蛋的人,但也特别注重感情,也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也是一个不认怂的人。

搜狐娱乐:所以王新军本人也是一个很有担当,很不认怂的人?

秦海璐:一定是的,这也是我嫁给他的理由呀。

搜狐娱乐:那剧里有没有让你觉得很有感觉的谈恋爱的戏?

秦海璐:来,说说那个年代的爱情。

王新军:我经常会说,我们这部戏和同类型的戏有些地方是不太一样的。不太一样在哪儿呢,就是在感情戏这个方面。我最早是不想要女角色的,我就想拍一个纯男人的戏。其实纯男人的戏是很难写的,也很难拍,但是拍好了确实会很好看。但是电视台说不行,没女的那哪行啊?

秦海璐:后来他就说,你来你来,只有你能随叫随到。

王新军:后来我想,既然要加,要怎么去加?我就想反其道而行之,一开始我这条线和姜雅真这条线是两股道儿上跑的车,不同的两个阶层、出身。这两个人是在民族大义、大是大非上经过不断碰撞和接触之后,然后觉得这人还挺靠谱。他们俩的方式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卿卿我我,在大是大非上逐步深入,然后互相发现了对方身上的闪光点。没有甜言蜜语,没有现代人爱情的方式。只是说我们情到深处,水到渠成,我觉得是那个年代的人情感表达的方式。

搜狐娱乐:所以你现实生活中也不太会说情话?

王新军:也还行吧。不行怎么骗到手的呢。

秦海璐:骗到手的?

搜狐娱乐:所以是怎么骗到手的呢?

秦海璐:就是吃着面条,然后就说,咱俩啥时候结婚?

搜狐娱乐:王新军觉得秦海璐和姜雅真有相似的地方吗?

王新军:挺像的。反应快,心思缜密,要不你当不了间谍啊,心思不缜密你也当不了监制呀。

搜狐娱乐:你之前也说,希望《河山》可以重新定义抗战剧,那你觉得这部剧跟一般的抗战剧有什么不同吗?

王新军:我以前也拍过抗战剧,神剧。你当演员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去影响制片方对这个片子总体呈现出来的标准,更没有办法去左右导演的审美。签了合同,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别废话,演员是被动的。那这次我来做这个戏,不是说我要给我自己翻身,或者要给这个题材翻身。我就想认认真真地,尽我所能,把我知道和能够驾驭的东西都放到里面。有遗憾是肯定的,但是大模样不会跑偏,有了这部戏,那会有第二部戏,第三部戏。

以前大家都想吃快餐,甚至在编剧写剧本的时候,就要求我们在第几分钟就要有一个桥段,不是从人物出发。你这么做下去,你一定会把这个题材做死,因为你不写人了,你写的是事儿。我们现在要回到行业本身的创作规律上来,从人物出发,人物带动故事,推动情节,这样你就会有用之不竭的源泉。

搜狐娱乐:有人说你是“抗战神剧专业户”,那听到这样的称号内心是怎样的感受?

王新军:我觉得作为演员还好吧,只是觉得不服气。其实我们可以不那么拍,但你就那么拍了,那你也没有办法。你不拍可以,那你来承担责任。就是你必须要经历这些东西,你不洗礼,你怎么能见真章呢?洗过了才知道这东西不行,不能这么干。以前,大家会说,太正统了吧,我们一定要弄好玩的,离奇古怪的,扑朔迷离的,谁吸引眼球快,制片方就觉得我赢了。那个时候是那样一个观念。现在我们拼的是制作,是专业性,这个时候就是看专业的时候,你就不能再用以前的标准去做事情了。

搜狐娱乐:秦海璐之前有在节目中说,你俩在家都不怎么说话,各干各的,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秦海璐:就挺好的。就是两个人的生活状态嘛。他在家基本上是一个很安静的状态,他也挺宠着我的,你爱怎么霍霍就怎么霍霍。我们俩在家就是他干他的,我干我的,就是一块儿待着,在一个空间里面,这是我一直很向往的生活状态。

搜狐娱乐:所以就不会那么腻歪?

秦海璐:腻也不能告诉你们啊,哈哈哈。

搜狐娱乐:你觉得王新军是那种很直男的人吗?

秦海璐:是,肯定是。你看这样儿还不像直男吗?他就差癌了,哈哈哈。

搜狐娱乐:那有的时候会做一些很直男的、让你很生气的事情吗?

秦海璐:他不会。他大我七岁嘛,基本上会非常谦让我。

搜狐娱乐:那你对他这次当导演的表现打多少分呢?

秦海璐:我觉得作为一个新导演来说,完成得是非常不错的。他的非常不错并不是说他有多聪明或者是怎么样的,我觉得第一个是他有二十多年的从业经验,第二是他有非常强大的专业理念做支撑,第三是他能坚持,真能把后槽牙咬碎了坚持的那种人。我觉得我说好没有用,观众说好才是真的好。观众的评价是,抗战题材有了新路径,一集入坑,我觉得对一个新导演来讲,能够有这样的评价,他应该是满意的,也是很幸福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同乐城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