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梅姨”画像警察后,想问为何高科技抓不到人贩子

原标题:对话“梅姨”画像警察后,想问为何高科技抓不到人贩子

成为会员▲收听音频

到公众号回复“早茶”,领取每天精神食粮

视频监控撑起安防半边天。

“梅姨新画像出来了!大家快人肉这个可恶的人贩子。”

11月17日,一张名为“寻找梅姨”的彩色画像在朋友圈疯转,图片显示,这个被唤作“梅姨”的中年妇女涉及9起儿童拐卖案件,至今未落网。

谁是“梅姨关注过儿童拐卖案件的人多少有点眼熟她。

2003年至2005年间,广东省广州增城区和惠州博罗县发生了9起拐卖儿童案件。2016年,嫌疑人张维平被抓获,他在供述中称,自己一直通过一个叫做“梅姨”的人来为拐卖的孩子寻找买家。

失踪的9名孩子,其中2名,在不久前于广东河源紫金县找到。找寻剩下7名孩子的线索,就落在“梅姨”这个关键人物身上。

早在2017年6月,广东增城警方就已经公示过一张“梅姨”的素描画像。

三版梅姨画像对比,左一为第一版画像

然而,在寻找“梅姨的过程中,悲剧不断上演:

一位父亲在寻子11年无果后,从火车上跳车身亡;

还在坚持找人的申军良,15年里失去了工作,欠上了几十万的债务,妻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因此,当所谓“梅姨的最新画像被公布在一个叫做“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的微博上时,大家一下子就炸了。

真假梅姨?

就在大家以为找到“只是时间问题时,反转来得又快又猛。

11月18日上午,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称,“梅姨最新画像非官方发布,且“梅姨真实身份是否存在,还有待查证。

本来,到年底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找到“梅姨,找到她就有其他的线索,就有希望让这些家庭过个团圆年。

现在却被告知:“你好像找错人了。”

网友们又困惑又生气,那被疯传的“”新画像究竟出自谁之手,谁给“梅姨整了容?到底是何居心?

发布梅姨彩色画像的“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是一个非官方的公安平台,按图索骥,这个平台最终指向一家民营儿童教育机构。照片右下角还附上了该机构的公号二维码。

这让网友质疑其有借势营销之嫌。

目前该公号因为涉嫌违规已不支持关注。

不过,小巴随后就联系上了新版“梅姨画像作者——山东省公安厅画像专家林宇辉警官。

没错,他就是那个花了两天时间,就画出了章莹颖案凶犯肖像画的林警官,相似度高达90%以上。

林警官告诉小巴说,目前热议的新版“梅姨”画像黑白版,确实出自他本人之手。

原来,今年3月5日,他受广东增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邀请,前去对“梅姨”进行第二次画像。

在这次画像行程中,他见到了自称与“梅姨同居过的60多岁老汉及他的女儿。经过俩人的描述与确认,在4个小时的沟通后,最终得到了新版“梅姨画像,他们表示,该画像与真人的相似度达到80%-90%。

根据老汉的描述,林警官画出了新版“梅姨

不过,后来在朋友圈流传的“梅姨”彩色画像,则是由一家软件公司免费制作加工后,在没有经过公安部门确认的情况下,流传到社交平台,随后又被“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布。

事情到这里,大概的眉目已经很清楚了。

正如林警官所说:

第一张和第二张并不是同一个人所画。在绘制过程当中,关于梅姨的信息来源也不是出自同一个地方,这就会导致两张画像的不同,因为不同的两个人会对一个人的相貌特征有不同的描述。

不过,他说的另一番话,让小巴有了新的困惑。

他说:现如今,模拟画像在视频监控案件中的用处正在越来越多,已成为现代刑事技术当中不可缺少的一项技术,也是其他刑事技术不可取代的。

小巴的问题在于:既然视频监控和其他刑事技术越来越发达,为什么还是找不到人贩子梅姨?既然“梅姨的画像已经出来了,人脸识别一下不行吗?

“逃犯克星”张学友

这么想也正常。

这些年,人脸识别技术在打拐寻亲、打击犯罪方面好消息频传。

比如前几天小巴写过的腾讯。

它与人脸识别公司依图科技合作开发的“优图天眼识人”系统,利用“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仅凭借几张婴幼儿时期的模糊照片,竟然成功匹配到了已经长大成人的失踪儿童,截至目前,累计帮助近1000人找回亲人。

而在打击犯罪方面,最出名的,当属抓捕逃犯。

2018年,张学友在大陆开巡回演唱会,警方则在大屏幕前严阵以待。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他入罪。”

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年,在歌神的演唱会上,陆陆续续有4名逃犯落网,他们都是在过安检时,被布置在演唱会入场口的人像识别系统捕获的。

逃犯们恐怕不知道,对于人像识别技术而言,演唱会入口简直就是一个宝藏地带。

“在演唱会安检口的场景下,光线固定,采集人脸质量好,不用同时识别大量人脸,对设备要求低,识别率相对于大型公共场所要高。”

但即便是公共场所,这项技术还有了更骚的操作。

2019年3月,云从科技宣布,自己在跨镜追踪技术(ReID,Person Re-identification)上再次取得重大进展,在三大主流ReID数据集Market-1501、DukeMTMC-reID、CUHK03上超过阿里巴巴、腾讯、微软、中科院自动化所等企业与科研机构,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所谓跨镜追踪(ReID)技术,就是可以让人工智能系统即使不看脸,也能通过衣物、发型、体态等信息,跨摄像头、跨场景准确地追踪到目标的位置。

因为有着丰富的应用场景,这项技术是目前计算机视觉研究的热门领域。

云从跨镜追踪系统可以还原行人历史轨迹

在公安侦查中,跨镜追踪系统可以帮助它们实现人脸、人体图像与数据联结,进一步强化嫌疑人的行踪轨迹并加以追踪。截至2018年,云从已经通过人像识别这门技术,协助全国公安抓获超过1万名犯罪嫌疑人。

同样以人像识别技术为主营业务的商汤科技、依图科技、旷视科技等公司,都或多或少与各地的公安系统、火车站有着合作关系,这意味着相应的技术,已经渗透到了许多公共场所。

根据“宝贝回家”这个中国最大的寻找失踪未成年人的公益网站数据,半成以上的失踪儿童案件,发生在火车站、各类市场,有了这项技术,何愁抓不到“梅姨”们呢?

然而,作为一名技术乐观主义者,我们坚信科技可以让人贩子们无所遁形,但也要同样接受当下,技术仍存盲区,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完美。

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梅姨”?

我们就拿一点来展开说说。

比如,可以搭载人脸识别技术的视频监控本身,就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

2003年,公安部提出建设“平安城市”工程,城市中的安防布置大大提速。其中,平安城市建设的28%用于视频监控。

然而,从视频监控的建设密度来说,我国一线城市千人视频监控保有量平均水平仅为41台,相比美英的96台和75台,还是少了点。

数据来源:国金证券

而如图所示,二三线城市以下,保有量则是严重不足。

在“下沉市场”,我们的安防布局相当薄弱,而那里反倒是逃犯最可能出没的地方。

不信?我们再来看看张学友演唱会逃犯被抓地点的统计:

看出它们的共同点了吗?

当然,还是那句话,正义不会缺席,“梅姨”们未来将遭遇的,是更全方位的狙击。

一方面,随着刑侦信息化的进一步发展,大小城市的安防监控系统将日益完善。

大海捞针再难,也挡不住精卫填海的决心。

2011年,我国启动“天网工程”,针对城市重点区域布局视频监控系统。上半年小巴去海康威视参观,就见识到了这个系统的厉害,有了它,谁还敢闯红灯?

前两年,一名对天网系统有所怀疑的BBC记者,在贵阳尝试了一把“潜逃”。7分钟后,天网系统就成功“捕捉”到了他。

仅凭一张手机照片。

2015年,以“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雪亮”为名,重点铺设在县、乡、村的雪亮工程启动,视频监控系统进一步下沉。

另一方面,通过这次朋友圈发酵事件,我们也发现,借由社交网络和移动设备,越来越多的人都有机会参与到对犯罪行为的打击中,但是小巴还是要郑重提醒各位:

注意方式方法。

如同林警官最后对小巴说的那样,这次梅姨的画像引起争议,首先是“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做错了,未经官方批准擅自发布梅姨的画像。

其次,模拟画像在刑事技术法庭中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只能在刑事办案当中其辅助作用。因为模拟画像不可能做到100%的准确,也就是说目前梅姨的黑白画像及电脑彩色画像也并没有做到完全准确,如果发现有跟画像相似的人,要综合分析判断,既不要恐慌,更不可盲目地报警或者抓人。

参考资料

1.《为什么逃犯偏偏爱看张学友的演唱会?》毕导

2.《AI赋能安防:从“夏威夷” 到 “哥斯达黎加”》国金证券

参考资料

1.《为什么逃犯偏偏爱看张学友的演唱会?》毕导

2.《AI赋能安防:从“夏威夷” 到 “哥斯达黎加”》国金证券

本篇作者 | 约翰乔| F君|当值编辑 | 张文龙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图源 |VCG

如何了解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全貌

你可以看看这份《人工智能行业报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同乐城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