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书记做派:下基层警车开道,开会要摆鲜花,升官未果诬告上司

原标题:霸道书记做派:下基层警车开道,开会要摆鲜花,升官未果诬告上司

11月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客户端刊发报道“人走‘查’不凉”,梳理了干部退休前后违纪的几类典型情形。云南省红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和建作为头号负面典型,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和建因要求退休前解决正厅级待遇未果,诬告顶头上司,挟私报复,退休7个月后被查。其在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任上,耍特权、耍威风,到基层调研要警车开道,开会要摆放鲜花,动辄大肆批评下属等劣迹一一被曝光。

和建。

诬告顶头上司,散布、传播政治谣言

据其简历显示,和建,1958年1月出生,17岁参加工作。2003年1月任弥勒县委书记,2006年7月任红河州委常委、州委政法委书记,担任这一职务长达9年。2015年6月后退居二线,2018年3月到龄退休。

2015年5月,和建向组织伸手,要求退休前解决正厅级待遇未果,他认为是州委主要领导不帮他,就开始挟私报复,制造、散布、传播政治谣言,诬告顶头上司。

和建使用他人身份信息购买两张移动电话卡,发送数十条匿名短信,在领导干部之间制造、散布、传播政治谣言。和建后在审查中交待,短信内容系其道听途说及其个人分析编造,未经过核实,发送短信的目的是破坏领导之间的信任与团结,使他们互相猜忌产生矛盾,甚至受到组织处理。

2018年8月,和建利用某中学原校长马某某对组织调整其岗位不满一事,断章取义,将上级部门责令该中学整改校园不当标语问题与马某某正常职务调整挂钩,教唆、怂恿马某某写举报信向中央领导、省委领导反映不实信息,并在其诉求内容中添加了“请求组织严惩官僚主义者姚某某”等。

而和建诬告举报对象正是2015年10月出任红河州州委书记的姚国华。

2018年9月24日,和建先后向中央领导,云南省委、省政府、省纪委和省委组织部主要领导和红河州部分领导干部寄发了本人署名的关于质疑姚某某政绩的公开信,并上传至全国网络举报平台。经省纪委核实,公开信所反映内容均不属实。

公开信发出三周后,2018年10月15日,退休7个月的和建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2日,和建被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通报严肃指出其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等问题。

和建被开除党籍一周后,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在红河州蒙自市召开不实举报澄清了结反馈会,为受到诬告的红河州委书记姚国华澄清正名。姚国华激动地说,“对于和建的不实举报以及此前的匿名诬告,省纪委、省监委依规依纪迅速查清事实、澄清了结,让我放下了思想包袱、消除了思想顾虑,让我倍感组织的力量、倍感关怀和温暖。”

云南省纪委常委、省监委委员李庆元介绍,和建的做法,实际上是将得不到满足的个人利益转化为对组织的不满和对红河州委主要领导的怨恨。其行为对红河州的政治生态、发展环境、团结统一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已经严重扰乱了红河州委、州政府的工作秩序,属于“七个有之”中的典型,是红河州不良政治生态的主要制造者和污染源。

“我破坏了一个地区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和班子之间、同志之间正常的团结关系,造成严重恶劣的政治影响。”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和建沉痛忏悔。

耍特权、耍威风,到基层调研要警车开道

作为云南首个因违反政治纪律而被留置的“落马”官员,和建的违纪违法情况令人咂舌。随着调查的深入,和建在任职弥勒县委书记、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时的种种劣迹逐渐浮出水面。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9年1月的报道指出,和建在担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后,耍特权、耍威风,霸道、张扬的个性发展到了极致。到基层调研要警车开道,开会要摆放鲜花,如果当地主要领导不陪同调研和就餐,就会大发雷霆。而不分时间、地点、场合,不高兴就骂人,也是常有的事。在红河州,被和建骂过的,上至一县之长,下至普通工作人员,不乏其人。一次,和建到石屏县出差,该县县委政法委书记到高速路出口迎接时迟到了一两分钟,和建就把县委政法委书记、县委书记都骂了一通。

和建担任红河州委政法委书记期间,大肆弄权,为所欲为。重大决策、重大项目安排、大额资金使用基本由其一个人把持,真正是决策拍板“一言堂”、选人用人“一句话”、财务支出“一支笔”、大事小情“一把抓”。

2016年6月左右,和建为收集社会网络舆情信息、浏览境外网站等,私自在蒙自成立“天道工作室”。为网罗“天道工作室”工作人员,和建利用其职务影响力,通过相关部门,违规将正在缓刑期间服刑的网络犯罪人员薛某、谷某某社区矫正关系转移至蒙自市。

2009年至2015年5月,和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一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2005年初,和建以建设科技示范园为由,在弥阳镇温泉村白蜡园建盖老虎菁山庄,供他作为搞“小集体”活动的吃喝玩乐场所,群众调侃其为“政法山庄”。

和建在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的同时,也不忘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2003年至2018年期间,和建先后收受贿赂208.3万元。

今年3月,和建涉嫌受贿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玉溪市人民检察院向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云南严查诬告陷害举报歪风

类似针对诬告陷害恶意举报进行整治,在近期的纪委官方通报并不鲜见。

今年10月8日,云南省纪委监委通报: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原主任和正兴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在和正兴的违纪问题中,也有“诬告陷害他人”的行为。

和正兴是名长期在云南纪检监察领域工作的“老纪检”,曾经担任省纪委副书记这一要职。 和正兴涉嫌受贿一案,日前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10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官网刊发报道《云南:严查诬告陷害 狠刹动机不纯检举举报歪风》的文章。报道称, 从今年4月起,云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构利用半年时间,对信访举报突出问题开展集中整治。原因是云南一些地方出现了无中生有、捏造事实、造谣中伤、诬告陷害的现象,这类歪风邪气不仅给地方和单位正常工作造成不良影响,而且严重污染政治生态。

去年下半年以来,云南省纪委监委先后在红河州、双柏县、凤庆县召开了不实信访举报了结澄清反馈会。保山市昌宁县今年以来为9名受到不实举报的党员干部澄清正名。德宏州严格按照“三个区分开来”的要求,为10名干部澄清正名。

“纪检监察机关要主动作为,对不实信访举报及时了结澄清,坚决抵制歪风邪气,对诬告者进行相应的处理,令其无立足之地,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绝不让‘眉毛上流汗的人’成为‘眉毛下流泪的人’。”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冯志礼表示。

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及各省市官网发现,各地整治诬告陷害恶意举报行为已有数月。除云南外,包括天津、吉林、黑龙江、辽宁、浙江、内蒙古、重庆、广东、广西、四川、山东、福建、湖北、江西、河南、山西、安徽等至少17个省市的纪委也对上述行为展开严查。

整治行动的时间多集中在年初至今。比如内蒙古纪委在1月初即印发了《关于查处诬告陷害信访举报为干部澄清正名的实施办法(试行)》,为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提供制度依据。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半月谈》、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梁建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同乐城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